一带一路问题20:受新疆问题、中美关系和经济危机影响,土耳其对一带一路态度处于摇摆不定

0
87

一带一路问题,新疆问题,中美关系,经济危机,影响,土耳其,一带一路,态度,处于,摇摆不定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名单

东亚:蒙古
东盟10国: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缅甸  泰国  老挝  柬埔寨  越南  文莱  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  伊拉克  土耳其  叙利亚  约旦  黎巴嫩  以色列  巴勒斯坦  沙特阿拉伯 

也门  阿曼  阿联酋  卡塔尔  科威特  巴林  希腊  塞浦路斯  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  巴基斯坦  孟加拉  阿富汗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尼泊尔  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  乌克兰  白俄罗斯  格鲁吉亚  阿塞拜疆  亚美尼亚  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  立陶宛  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  捷克  斯洛伐克  匈牙利  斯洛文尼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  马其顿  阿尔巴尼亚

土耳其:国土面积约78.3562万平方公里,约7769.59万人口(2014)。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又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创始会员国及二十国集团的成员。拥有雄厚的工业基础,为发展中的新兴经济体,亦是全球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土耳其矿物资源丰富。主要有硼、铬、铁、铜、铝矾土及煤等。三氧化二硼和铬矿储量均居世界前列。在生产农产品、纺织品、汽车、船只及其他运输工具、建筑材料和家用电子产品皆居领导地位。农产品和工业产品在主要出口商品中大致各占一半。出口:电力、服装、食品、纺织品、金属制品、运输设备。进口:机械、石油、化学制品、半成品、燃料、运输设备。GDP2013年)总计:8221.49亿美元;人均GDP:10972美元。

誓言空洞? 土耳其承诺将在国内媒体中消除反华报道

自由亚洲电台  2017-08-03

正在中国访问的土耳其外长在北京记者会上表示,土耳其当局不会允许有人在土耳其从事反中国政府的活动,将会消除土耳其媒体的反对中国政府的报道。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只是土耳其官员的口头承诺,估计不会采取什么实际的行动。

据路透社8月3日发自北京的报道, 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对有关新疆维吾尔人加入中东伊斯兰武装的消息感到不安。日前中国和土耳其的官员誓言,要加强两国在安全与反恐方面的合作。

正在中国访问的土耳其外长查武什奥卢 (Mevlet Cavusoglu) 8月3日在北京与中国外长王毅共同举行记者会。土耳其外长表示,他将中国的安全看作是自己的安全, 绝不允许在土耳其国土出现任何反对中国政府的活动。此外,土耳其当局将采取措施,消除本国媒体中的任何反对中国政府的报道。但土耳其外长并没有提供具体细节。

总部在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大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就土耳其外长在北京的表态说,他对此感到吃惊,但维吾尔人坚信,土耳其人民是站在他们一边的:

“我对土耳其外长的话的确感到相当吃惊,这不是维吾尔人所期望的。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想拉拢土耳其成为自己的战略伙伴,现在中国看来确实利用经济诱惑在腐化影响土耳其。但是,维吾尔人相信,土耳其人民是绝对站在维吾尔人的正义一方的。”

中国外交部网站8月3日的有关消息说,土耳其外长查武什奥卢表示,土耳其高度重视对华关系,将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把中方的安全视作自己的安全,绝不允许在土耳其境内发生任何危害中国主权和安全的活动。土耳其官方赞赏中国引领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愿与中国继续加强安全领域合作,深化经贸等领域务实合作,扩大旅游、教育、文化等人文领域交流与合作。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表示,共建“一带一路”最符合中土双方的共同利益。中方高度赞赏埃尔多安总统来中国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感谢土耳其为论坛成功做出的贡献。中国愿意与土耳其加强合作,弘扬古代丝绸之路精神,并在共同推进一带一路计划的过程中,发掘新的合作潜力,拓展新的合作空间。

美国托莱多大学荣誉退休教授冉伯恭就此表示,实际上,土耳其外长所做的口头承诺并不意味着他们将诉诸行动。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和高级官员都会在访问中国时作出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不许本国出现反中国政府活动等承诺。但这些成本最低的承诺,实际意义并不大:

“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到中国来时都会说这些话。他们会表示,支持一个中国政策,将不允许任何组织在其国土上从事反华活动等。他们经常通过说这些成本很低的话而得到中国政府的赞赏和一些其它好处,但这些国家是否真的履行承诺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路透社的报道说,维吾尔人是中国西部新疆的一个讲突厥语和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近年来,成千上万希望逃离中国的维吾尔人偷渡到东南亚,然后转道去了土耳其。因为他们把土耳其人看作是与自己有相同的文化与宗教。

而中国当局认为,这些逃离新疆的维吾尔人中的一部分在流落到伊拉克和叙利亚之后,加入了那里的伊斯兰极端武装。

2015年,土耳其政府因为对中国当局监控和限制维吾尔人斋月期间的宗教活动表达关注而激怒了中国政府。当时,土耳其一些民众还到在首都安卡拉的中国大使馆以及其它城市的中国领事馆前游行示威,抗议中国当局迫害维吾尔人。

土耳其当局和中国还就泰国遣返一百多名维吾尔人一事发生过争执。但是,近来土耳其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基础建设投资计划颇感兴趣。为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Tayyip Erdogan) 去年5月到北京参加了中国政府举办的“一带一路”峰会。

美国退休教授冉伯恭认为,土耳其目前与中东国家的关系不太好,土耳其官员访问北京是要接近中国,摆脱外交困境:

“土耳其近来因卡塔尔与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的关系不太好,而中东关系是土耳其的一个重要的国家利益。为此,土耳其开始拉拢包括中国在内的其它国家。”

路透社的报道还说,欧洲领导人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自从去年7月中旬发生的未遂政变以来,对反对派人士的打压加剧颇为震惊。据土耳其记者协会的数据,迄今,土耳其当局已查封了150个媒体、关押了大约160名记者。

但土耳其当局却说,因为去年未遂政变事件的严重性,政府的打压是有理的。在土耳其去年7月15日发生的未遂政变中,反政府官兵试图推翻埃尔多安政府没有成功,导致250人丧生,大多是平民。

(记者:希望  责编:嘉華  网编:李想)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六年后 缺席峰会的六个国家

据多维新闻网报道,北京时间2019年4月25日至27日,37位国家元首赴京出席中国2013年发起的标志基建项目、“一带一路”倡议第二届高峰论坛。

全球最大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美国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4月25日通过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指出,同2017年第一届相比,此次元首缺席的六国将是波兰、西班牙、斯里兰卡、斐济、土耳其、阿根廷。 欧元集团分析称:“并非这些国家同北京‘一带一路’不合,但地缘政治顾虑成为一个阻碍因素:土耳其对中国管理新疆维吾尔族人的机制存在异议,波兰则在2019年1月以涉嫌间谍罪逮捕了两名中国电信企业华为的雇员。” 西班牙亦选择站在美国立场。西班牙外长、欧洲议会前任主席冯特勒斯(Josep Borrell Fontelles)北京时间4月24日接受香港《南华早报》专访时强调称,“一带一路”见证了中国角色的转变,欧盟同美国持一致观点,中国已经是世界强国。 相关阅读 继瑞士之后 欧盟日本对加入一带一路投资方抛出橄榄枝 西班牙外长附议美国:一带一路做见证 中国已是世界强国 瑞士元首将访华八天 签署一带一路协议开展投资合作 冯特勒斯建议修订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享有的“发展中国家”待遇称:“角色的转变意味着中国将肩负一系列新的责任,同时废弃一些竞争优势条件,因为这些过去的优惠条件已经和新的中国现实不相称了。” 美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4月份在访问对“一带一路”立场松动的美国后院、拉丁美洲时,公开批评中国。蓬佩奥称,中国在拉美的投资具“腐蚀性”,会滋生腐败并侵蚀民主与秩序。蓬佩奥表示:“拉美现在的确更加看清了那些假朋友。中国和俄罗斯正在迈进门槛,他们迈进来之后,将下圈套,他们将无视拉美的规则,并在你们的家园制定自己的规矩。” 值得一提的是,同比2017年,此次峰会有八国高级别政治人物新鲜加盟,包括两个欧盟国家奥地利和葡萄牙,以及新加坡和泰国等东南亚国家联盟所有成员国。

另据阿波罗新闻网报道,中共“一带一路”取代国际货币基金(IMF),成为新兴国家另一项借贷选择。但《日经亚洲评论》分析,近期土耳其里拉跌势拖累新兴国家货币,“美元计价的外债”将使债台高筑的国家面临更高的偿债风险,并举斯里兰卡因无力还债,被迫出租港口为例,认为这可能进一步衍生为国安问题。

中共“一带一路”提供新兴国家大笔贷款,发展基础设施。但近期随着里拉走跌、新兴市场货币波动,美国智库“全球发展中心”点名老挝、马尔代夫、蒙古、巴基斯坦,及其他4个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已经面临偿债风险。

国际间“外债”通常以“美元”计价,债台高筑的国家更容易受到货币贬值影响,随着国内货币走跌面临更高的偿债风险。目前蒙古外债金额约是该国外汇存底的8倍;老挝、吉尔吉斯外债金额已经超过国内生产总额。

过去IMF常被视为“世界最后的贷款人”,曾遏止1994-1995年墨西哥金融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这2次危机都与美国货币政策紧缩有关,但IMF的援助往往伴随着内政干预,要求受援助国家削减支出、提高税收,进行财政改革。

因此当中共伸出援手时,宣称不干预内政时,部分国家便转向中国借款。土耳其、新政府上台后的巴基斯坦是目前面对金融危机仍拒绝向IMF求援的国家。

报导分析,随着这些国家越来越依赖中共,财政纪律将退居二线,过多的债务将引发过度负担的风险;巴基斯坦外债在过去3年提高50%,将近1000亿美元,其中有3成来自中国。

报导认为,只要这些国家持续依赖中共,国内财政结构问题迟迟未解,债务将持续增加。过去斯里兰卡因无力偿还债务,与中国企业签下“汉班托塔港”为期99年的租约,如果相关案例成为常态,风险将进一步蔓延到国安问题。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土耳其

编者按: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国内政局发展密切相关。由于“一带一路”地区上的许多国家对外深陷大国博弈的战场,对内面临领导人交接、民主政治转型、民族冲突等多重矛盾,“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已经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最大风险。因此,对于“一带一路”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分析与评估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最为急迫的任务之一。

中国网将以每周发布两篇分析文章的方式,对“一带一路”地区的60余国的政治风险进行简要的概述与分析。本系列将持续发布30余周,共计60余篇文章。具体内容主要围绕该国的一般情况、投资环境、政治结构、各方政治势力、相关政治风险以及可能的国家动向进行分析。

姜晨 外交学院硕士研究生

张华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台美关系研究室助理研究员

土耳其共和国是一个横跨欧亚两洲的国家,位于连接欧亚非三大洲的十字路口处,地理位置和地缘政治意义极为重要,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中至关重要的节点之一。中土双方将两国的长远发展战略对接,加强各领域的合作,致力于实现共同合作、共同发展、共同繁荣。

一、土耳其概况

(一)自然环境

土耳其位于亚洲最西部,横跨亚欧大陆,北临黑海,南临地中海,东南与叙利亚、伊拉克接壤,西临爱琴海,并与希腊以及保加利亚接壤,东部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伊朗接壤。国土面积78.36万平方千米,海岸线长7200公里,陆地边境2648公里,与亚、欧8个国家相邻。

土耳其矿产资源丰富,其中大理石储量占世界总量的40%,品种数量均居世界首位;硼矿、铬、煤等储量也居世界前列;河流资源丰富,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均发源于土境内;森林资源也很丰富,是西亚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国家;石油、天然气资源比较匮乏,需大量进口。

(二)政治环境

土耳其拥有悠久的历史,几经大起大落。1923年10月29日,土耳其共和国成立。现行的宪法是1982年11月17日开始生效的第三部宪法,宪法规定土耳其为民族、民主、政教分离和实行法制的国家。

土耳其政治体制效仿欧洲,实行共和制。总统是国家元首、三军统帅;大国民议会是最高立法机构;政府即部长会议掌握行政权;司法独立。主要政党有正义与发展党、共和人民党、民族行动党等。其中,正发党是执政党,主张建立法律至上、尊重人权和自由的现代共和政体,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体系。

(三)社会文化环境

截至2013年底,土耳其人口7667万,其中80%为土耳其族,15%为库尔德族,此外还有阿拉伯族、亚美尼亚族及希腊族等少数民族。官方语言为土耳其语,少数民族同时使用阿拉伯语、库尔德语、亚美尼亚语和希腊语。99.8%的居民信奉伊斯兰教,其中约85%属逊尼派,15%属什叶派;0.2%信仰天主教、基督教、犹太教等其他宗教。

与其他伊斯兰教国家不同,土耳其宗教气氛相对宽松,社会风气较为多元开放,新闻制度相对开放、自由;工会等非政府组织可在一定条件下自由组织,且发挥作用的空间较大。总体而言,土耳其社会稳定,治安较好。

二、中土外交及经贸关系

(一)中土外交关系

土耳其奉行独立自主、积极务实的外交政策,主张以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重视多边区域外交,注重经济外交。同美国保持传统战略伙伴关系,是北约的重要成员;重视发展与欧洲的关系,并将加入欧盟作为既定的战略目标。但是,近年来开始注重外交多元化,积极发展同亚洲、非洲等新兴国家和地区的合作。

1971年8月4日,中土两国建交。建交40多年以来,在大多数情况下,两国都保持了政治上相互信任,经济上互利合作,文化上相互借鉴,多边场合相互支持。高层交往不断加深,国家元首、政府首脑、议长、外长及军队高级将领等多次实现互访,增进了彼此了解。2010年10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土,双方发表联合声明,决定将两国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关系,标志着双边关系步入全面发展的新阶段。2012年2月,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土,就进一步加强中土务实合作提出了建议。2009年,土耳其总统居尔访华,双方签署了多项合作文件,增进了经济、文化等各领域的合作;2015年7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率团来华访问,双方商定合作内容涉及经贸、防空导弹系统以及交通旅游等多个方面。

虽然中土关系总体发展顺利,但双方也并非没有矛盾和分歧,最主要的是贸易摩擦和“泛突厥主义”两个问题。中土贸易不平衡的问题由来已久,土耳其长期处于逆差地位,且逆差额不断增大。近年来,土对华实行一定程度的贸易保护主义,紧跟欧美国家对中国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成为对中国产品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之一。“泛突厥主义”的变种之一就是中国新疆境内的“东突”分裂运动。土是境外“东突”势力最集中、最活跃的国家之一。新疆“7·5”事件后,仅有几个伊斯兰国家政要和宗教领袖对中国发出无理指责,土耳其就是其中之一。

(二)中土经贸关系

土耳其是继金砖国家之后又一蓬勃发展的新兴经济体,在国际社会享有“新钻国家”的美誉,是G20峰会的重要成员国之一。2013年,土耳其成为全球第17大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达15615亿里拉(约合8200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0%,远超外界预期。

数据来源:土耳其统计局、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经商参处、IMF、世界银行国民经济核算数据

2013年,在土耳其产业结构中,农业、工业和服务业的比重分别是8.9%,27.3%和63.8%。其中,纺织业、汽车业、农业、旅游业是土耳其的重点特色产业。

中国和土耳其直接贸易始于1965年,1971年建交后双边贸易迅速发展。据土耳其国家统计局统计, 2014年双边贸易额为277.4亿美元,下降2.1%。其中,土对华出口28.6亿美元,下降20.8%,占出口总额的1.8%;土自中国进口248.8亿美元,增长0.7%,占进口总额的10.3%。土方逆差220.2亿美元,增长4.4%。中国成为土第2大进口来源地、第3大贸易伙伴和第19大出口市场。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统计月报

矿产品一直是土耳其对华出口的最主要产品,2014年出口额为18.0亿美元,占对华出口总额的62.9%;化工产品为第二大类产品,占11.3%;纺织品及原料为第三大类产品,占8.6%。在对华出口普遍下降的情况下,机电产品出口增长14.9%,是为数不多的保持增长的大类产品之一。土耳其自中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纺织品、贱金属及制品、化工产品、家具玩具制品等。当前,受各种因素影响,双边贸易呈现持续下降态势,在对华出口大幅下降而进口仍保持微弱增长的情况下,土对华贸易赤字进一步扩大。

1990年和1995年两国签订了《投资保护协定》和《避免双重征税协定》。进入21世纪以后,双方相互投资加速增长,截至2013年底,中国对土直接投资累计6.42亿美元,涉及交通、航运、能源、通讯、采矿、旅游等多个领域。土对华实际投资业内已突破1亿美元,投资领域从早期的产品制造加工,逐步发展到金融、商业零售、酒店、工程等各个领域。

三、土耳其投资环境

(一)投资吸引力

近年来,土耳其社会治安较为稳定,经济快速发展,投资环境日益改善。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5营商环境报告》中,土耳其在189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55位,比2014年的69位上升了1位。其投资吸引力主要有以下几点:

(1)基础设施较完善:公路、铁路、港口、机场等设施完备;通讯技术不断发展;电力等能源设施也逐步完善。自2009年开始实施“2023年发展规划”,将完善基础设施作为首要任务之一。

(2)政治基本保持稳定:正发党执政以来,主张法律至上、尊重人权,建立自由的现代共和政体,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采取多项措施缓和社会矛盾,保持政局稳定。

(3)经济增长迅速:过去十几年,土耳其国内生产总值以年均5%的均速增长,已成为全球第17大经济体,发展势头迅猛。

(4)区位优势显著:土耳其处于亚、非、欧三大洲交界处,地理位置极其优越,逐渐成为地区至关重要的产品、服务、人员、技术的集散地。利用其区位优势,投资者可获得广阔的市场。

(5)市场开放化程度不断提高:土耳其政府致力推进市场经济体制建设,对外开放程度不断提升,已成为地区贸易中心之一。

(5)国内市场不断扩大: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土耳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突破万美元大关,人民的消费能力不断增强,国内市场需求不断增加。

(6)融资条件好:土耳其鼓励金融资金自由流动,没有外汇管制。外来投资者可以从当地市场直接获得信贷;法律和财会体系与国际标准一致,透明度较高;融资渠道众多,包括世界级的商业银行、投资公司和土本国的金融机构等。

(7)人力资源充足且素质较高:土耳其平均年龄30岁,正处于人口红利期,劳动力供应充足,且相对便宜、优质。

(8)政策支持:土耳其推行自由和开放的经济政策,对外资实行平等待遇原则,简化外资政策和行政手续,外国投资者可享受国民待遇。

(二)重点投资领域

(1)基础设施建设:“2023年发展规划”正处于集中发展阶段,完善包括交通运输、电力、房地产等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是举国关注的焦点,政府对外招标并给予优惠政策,希望吸引外资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其中,太阳能、地热、风能、核电等新型能源的开发和利用催生了诸多投资机遇。

(2)纺织业:土耳其是世界第5大纺织服装出口国,纺织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纺织技术水平高,服装配套行业也很发达。

(3)旅游业:旅游资源极其丰富,古希腊、古罗马、奥斯曼帝国三大历史遗迹汇聚于此;黑海、地中海、爱琴海将其环绕。独特的旅游资源使其成为全球第6大旅游目的国,外来游客数量逐年攀升,旅游产业潜力巨大。

(4)农业:农业基础较好,机械化程度高,农产品种类丰富且质量高,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消费者的喜爱。绿色、无污染等高端农业经济及相关的食品制造等产业发展前景良好。

(5)汽车业:政府对汽车业实行大量引进整车制造和本地化生产的双重政策,引进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汽车零部件工业整体水平不断提高。

(6)国际物流与运输业:处于三大洲交界地带,区位优势显著,水、陆、空运条件都非常便利,正努力成为国际物流和运输中心。

四、中国在土耳其投资的风险

如上所述,土耳其在吸引外资方面有诸多优势,但在对土投资前,中国投资者应该充分了解以下潜在风险:

(一)政局稳定性问题

(1)政党纷争:执政党与反对党之间的分歧比较严重,斗争激烈,其实质是国家是否坚持世俗化发展道路,直接关乎国家的发展方向。

(2)军政关系复杂:近年来,军队在政治生活中受到一定限制,但对于执政党的威胁仍然存在。复杂的军政关系威胁国内政局的稳定。

(3)国内社会问题:库尔德问题至今悬而未决,库尔德人的离心倾向仍较为严重,威胁着国家安全。

(4)恐怖主义干扰:处在恐怖主义活跃的中东地区,易受干扰。

(二)经济状况问题

(1)经济对外依赖性过强:2010年后,随着全球经济回暖,土经济也走上复苏之路。但其经济对外依赖性过强,在全球金融危机尚未完全结束的情况下,经济复苏仍具有不确定性。

(2)通货膨胀风险大:近年来,土经济发展较快,人民收入不断增加,极大拉动了需求,但产能相对落后,通货膨胀情况较为严重。

(3)能源相对短缺:目前,土耳其生产的电力尚不足以满足国内需求,能源供应不足,大量依赖进口。

(4)劳动力市场竞争激烈:由于临近欧洲,劳动力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中等人才不足,高端人才稀缺。

(5)财政赤字与外债:土耳其经常账户长期赤字,外债较为严重。财政收支失衡、国家信用评级相对较差影响了经济的长期稳定发展。

(三)政策风险

(1)投资和贸易法规不完善:尽管在贸易法规方面加强了立法,但投资和贸易法规体系仍不健全,许多问题无章可循。

(2)政府腐败问题:政府部门机构臃肿,办事效率低下,存在腐败现象,加大了投资者的经营成本和投资风险。

(3)技术性贸易壁垒:土耳其要求进口的医疗器械、机械等产品必须加盖欧洲标准标志(CE认证)。但同样是符合欧洲标准的产品,来自欧盟的便可直接进入,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还需进行额外检测。不公平的竞争环境影响了外来投资的发展。

(4)行业限制:限制行业主要有广播、航空、海运、经融、房产等;限制方式有投资禁止、股比限制、许可证、数量限制等。

(5)政府违约风险:2013,土耳其政府否决了一项公路特许经营项目。该项目为几条高速公路和桥梁为期25年的特许经营项目,由土耳其公司Koc Holding和马来西亚主权基金Khazanah旗下的UEM联合中标。此举不仅是对中标联合财团的一次重大打击,对准备投资的外国投资者也是一个重大警示。政府违约的风险性较高严重打击了投资者的积极性。

(四)宗教文化因素

(1)独特的伊斯兰文化:土耳其国民绝大多数信奉伊斯兰教,尽管社会风气较为开放,但穆斯林独特的文化和习俗对于经济发展的影响不容忽视。

(2)不时出现的排华事件:受土耳其境内“东突”势力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土耳其多次发生排华事件,严重威胁到华人华侨的安全,增加了中国在土投资的风险。

综上所述,土耳其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之一,是我国“走出去”战略中至关重要的重要合作伙伴国。投资吸引力巨大、投资环境相对安全,但是投资的风险也不容忽视。中国资本在决定投资前,需做好充分的风险分析和预测、制定必要的防范措施以保障投资的安全。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