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大新闻:香港两位洗地富婆在联合国演讲不按中共编好的“剧本”出演

0
654
海风,香港,两位,富婆,联合国,演讲,拒绝,为中共,撒谎
海风:在9月9日中共官媒发表的关于何超琼伍淑清在联合国发声演讲词的通稿中称,现年57岁的何超琼和71岁的伍淑清批评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示威者,并称:“一小撮示威者的意见,并不能代表750万香港人”,又为香港警察的武力镇压护航称:“世界各地的警察均有使用催泪弹及橡胶子弹,并非香港独有。”
而9月9日央视发布的何超琼、伍淑清在联合国演讲内容又完全不同。何超琼、伍淑清并没有中共官媒声称的讲话内容。可见,这两位富婆并没有按照中共拟定的演讲稿发言,尤其是何超琼,她在演说中只是称反送中运动让她的企业经营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并希望香港青年正视祖国的发展。而且从头到尾并没有听到她说一句遣责港人反送中言论。可见,这两位香港富婆在联合国洗地时没有按中共编好的“剧本”出演。当然,这决不能洗清她们小丑的角包。(有央视视频为证)

9月9日CCTV:何超琼 伍淑清在联合国发声 “告诉世界真实的香港”

央视:9月9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2次会议在日内瓦召开。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何超琼、监察顾问伍淑清将在本次会议期间发表演讲,“告诉世界真实的香港”。

在发言前,何超琼和伍淑清接受了中国媒体的联合采访。

何超琼和伍淑清表示,过去三个月,香港所发生的一切正深刻地影响着每一个家庭和社区。暴力示威者破坏了所有香港市民的平和生活,给香港的经济和国际形象造成巨大的损害。

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 何超琼不限于旅游业、餐饮业,整个我们(香港)的经济现在都受到不同层次的冲击,最可怜的是我们的一些小商户,他们根本不能够继续经营。而且到现在为止,所有被破坏的公共设施还没有机会(恢复),也不可能在这期间把它一一地恢复。很多人连交通运输的便利都没有了,根本不能外出,不能回到自己的工作地点。我们的消费绝对是萎缩了大概70%。

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监察顾问 伍淑清(暴力分子)围堵机场、破坏公共设施,会长时间影响大家对香港安全的概念。这个是影响香港全球(形象)的,很危险的。

希望香港年轻人正视祖国的发展

此次来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何超琼和伍淑清希望能够在国际场合,告诉世界真实的香港现状和大众的真实想法。同时,她们也希望,西方国家与新一代的香港年轻人能够正视中国的发展。

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监察顾问 伍淑清(我)去过内地3000多次,我们西部的地区宁夏、青海我都去过。西部的发展比以前进步很多,因为人口很多,扶贫的工作做得很成功。第一是中央的政策很好,第二我们地方的人很努力。以前说,香港一天的工作效率等于北京五天的,现在北京一天的工作效率等于香港三到四天的。

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 何超琼我们新中国在国际层面来说,已经走得非常超前。不要忘记我们是十几亿人口,所以能做到这样的成就我真心地感觉我们国家是很了不起的。我们愿意也希望经由我们的平台,去把正确的讯息带给更多的香港市民,让他们自己去明白,爱我们的国家是他们的一种权利,也是他们的骄傲。

9月8日中共官媒通稿:香港商界何超瓊,去信聯合國,揭露暴亂真相

9月9日法广报道:

何超琼伍淑清两富婆联合国发言“一小撮示威者不代表港人”

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女儿何超琼,以及美心集团创办人伍沾德的女儿伍淑清两个身家过亿的女商人,将在星期二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为港府最近数个月对付示威者的政策辩护。根据南华早报引述两人的演讲词,现年57岁的何超琼和71岁的伍淑清批评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只属于“一小撮示威者的意见,并不能代表750万香港人”,又为香港警察的武力镇压护航称:“世界各地的警察均有使用催泪弹及橡胶子弹,并非香港独有。”

两人除了身家丰厚之外,也同样是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的成员,这次到联合国出席会议,据网媒香港01报道,就是以这个会的代表身份发言。

身兼北京市政协委员的何超琼在致给联合国的一封信中指出,特区政府提出修改逃犯条例是“出于好心”,但却遭到激进示威者的“挟持”,成为“削弱香港政府威信的政治宣传,而香港政府只是为了维护一个已死港人的人权而已”。

何在题为《香港的真实情况》的信中所指的“已死港人”,是指去年一名潘姓女子与同样是港人的男朋友陈同佳在台湾旅行时,陈涉嫌在酒店内杀害了潘,并将尸体放在旅行箱弃置台北街上。陈潜返香港被警方逮捕,控告陈盗窃等其他罪名,而由于港台两地并无逃犯移交条例,加上尸体在台湾,香港未能对陈提出更严重的控罪。林郑月娥政府开始时以这宗凶案为借口而修订逃犯条例,但她将过去被列为“拒绝来往户”的中国大陆也“顺便”加入成为今后可以移交逃犯的国家或地区。由于中国司法制度劣迹斑斑罄竹难书,百万计的港人群起上街反对,因修订条例等于将大陆的恶法伸入香港,港人甚至香港的外国人,只要被中国大陆认定为逃犯向香港要人,香港就得交人,而所谓逃犯的财产也可以因此被冻结。

然而何超琼和伍淑清两人显然无视百万人甚至二百万人的上街示威,反指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只属于“一小撮示威者的意见,并不能代表750万香港人”。至于备受全球舆论炮轰的警察暴力,两人却极力维护,“全世界的警察都有催泪瓦斯以及橡胶子弹,香港警察并非特别。”两人又说:“按照法律所准许下使用催泪弹和橡胶子弹,是保持警察与示威者一段距离的最有效方法,并且可以避免身体接触所引起的受伤。”

香港示威者以灵活和创新的手法,将香港警察暴力和北京支配香港的事实透过多个渠道向世界披露,加上香港近数个月的示威活动已经吸引大批外国传媒派员报道,中共在国际舆论战上显然是节节败退。这次由两个超级富豪的女资本家到联合国为香港政府辩护,成效自是不言而喻。

彭博亚洲言论版的主编Matthew Brooker在推特发文指出,香港警察到底是根据什么法律可以用警棍殴打全无反抗站立不动的示威者?为什么我们只听到政府一味谴责示威者暴力而从来没有谴责这样的暴力。

这位彭博新闻主编又针对何超琼的演说称:“如果说美国的警察也可以打人,那么香港警察打人也OK,这是奇怪的论述。我就没有看到有很多人为认为一两百万人上街不能代表750万港人的何超琼,根据福布斯的估计,其身家大约为43亿美元,而伍淑清家族所全数拥有的美心饮食集团,在2001年时被外界估计每年生意营业额达到50亿港元,纯利5亿元,如从1956年美心开始创办至今计算,伍氏家族所累积的身家实在难以估算。至于她们两人代表多少港人,那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